财新周刊采访窦雍岗:江苏缪某馨事件中的法律责任

 二维码 346



财新周刊.png


2020年7月15日,《财新周刊》记者赵宁就江苏常州五年级学生缪某馨跳楼事件采访了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专家委员、新浪“法问”专栏作家、“甘肃跳楼女孩案”申诉代理人、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The Attorneys of Talmud & Co., 简称ATC主任窦雍岗律师。窦雍岗律师从几个方面谈了自己对缪某馨事件的看法。他表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任重道远,各种情况层出不穷,具体案件需要具体分析。

教育主体方面,教育不是孤立的行为,而是各有关主体共同参与,共同完成的事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教育的主体不止有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教师和其他教育工作者,还包括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国家机关、军队、企业事业组织及其他社会组织也负有教育或者为受教育者提供教育便利的责任。从这方面看,缪某馨的受教育情况,心智成熟程度等受到学校、家庭、社会的综合影响,我们不可片面地考虑某个人或某个机构的责任。

法律责任方面,缪某馨事件发生后,人们急于讨论和激烈争议的是缪某馨事件的责任追究。仅仅就缪某馨事件本身,相关部门组成的调查组已经公布了调查结果,这是处理事件的基础。调查未认定学校或者教师袁某在事件中存在故意或者过失,要求学校和袁某承担法律责任没有依据。根据社会反馈和事件影响,调查组可以深入调查事发前合理期间内,袁某、学校、缪某馨的同学,以及缪某馨本人及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甚至缪某馨接触或受其影响的其他人,寻找可能导致缪某馨身故的因素及其之间的因果关系。如果有,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决定可否追究相应主体的法律责任。

对于事件处理,窦雍岗律师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四十二条第(三)项规定,受教育者在学业成绩和品行上有获得公正评价的权利。袁某给缪某馨作文的评语表面看并未超出公正评价的概念范畴,让袁某为此承担缪某馨死亡的法律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缪某馨在学校学习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应当承担责任,但是学校如果能够证明其尽到了教育、管理职责,则不承担责任。这方面学校可以举证证明。学校如果没有责任,给予缪某馨亲属适当补偿未尝不可。同时,学校、家庭和社会都应当反思如何进一步做好未成年人保护教育工作,减少或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供稿:高佳文)


文章分类: 保典动态
分享到: